钟情银土
微博ID:坂田冫京
此处只做定时搬运屯放←如果想的起来
请善用标签和搜索XD
禁止转载。

【苏靖苏】雪色殊梅14【正文完】

14

大梁边境告急,狼烟四起。

而朝中多年玩弄权术,不思进取。

竟没有一人,可以领兵抗敌。

萧景琰既愤怒又无奈。

他知道,如果大梁渡不过这次难关,接下来就是国破家亡的结局。

他已经可以看见那些饿殍残骨,听见那些凄厉呼喊。

决不允许!

为今之计,也只有他和霓凰郡主熟悉边境可以领兵御敌,虽然朝中人才凋零青黄不接,但是等到他度过这次难关,再兴科举广纳贤士便可,等到那时,盛世便可缓缓图之。

“不行!”

梅长苏斩钉截铁,态度强硬。

“如今边境大乱,人心惶惶。金陵当有人主持大局,而此刻太子居然想领兵出征,你还嫌不够乱?”

“那怎么才好,如果这一次不能退敌,大梁危矣。”

“霓凰和蒙挚。”

“郡主没问题,蒙挚你又不是不了解他,而且他久居帝都,不熟悉边境,根本不可用!”

萧景琰义正言辞,眼里满是坚决。

“还有我呢!当年赤焰军边境征战多年,没有人比我更熟悉了!”

萧景琰心里一震,几乎是脑子空白的大喊:“你疯了!梅长苏!我绝对不会让你去的!”

如今的萧景琰绝对不会让梅长苏再上战场,如今就算是他在身边,他也觉得随时可能失去他,更别说边境苦寒,梅长苏怎么受得了。

“景琰。”

梅长苏半搂住萧景琰,慢慢的安抚着他,嘴里却说着诛心的话:“没有别人了,没有更好的办法了,你也知道,不是么?”

萧景琰推开梅长苏,身体几乎微微颤抖,“梅长苏,你去了又有什么用呢,以你的身体状况,根本……”

“没问题的,如果不是对自己有信心,我是不会跟你提出这个要求的。”梅长苏的眼神几乎算得上诚恳。

“你骗我,你根本无法证明!”

“可以让静姨为我把脉,你总相信自己的母妃吧。”

“现在就去!”

 

晚霞落尽,夜垂星辰,掩去一片苍茫。

萧景琰站在金陵城门上,远远的看着。

此刻并非寒冬时节,他却觉得手脚冰凉而麻木,脑子里一时闪过很多念头,一时又是一片空白。

他扶住城楼,全身冷的发抖。

“景琰。”

“你不要再说了,道理我都明白,可是……为什么……”为什么他就要承受这种离别之苦。

梅长苏伸臂抱住萧景琰,感受到怀中的身体猛地颤了一下,继而有些失力的靠着他,他低头亲吻当今太子的额头,似是安抚似是求欢。

“你能答应我,平安回来么。”萧景琰声音还有些颤抖,他深吸了一口气,“你要平安回来,亲眼见证我开创盛世!”

“当然。”

萧景琰又深吸了一口气,推开了梅长苏的怀抱,凝望着近在咫尺的清秀容颜,用着平静的话语说:“梅长苏,有没有人说过,你,很自私。”

梅长苏靠近了他,几乎是贴着面。

“也许吧。”

欺唇而上,谓然叹息。

满夜星辰,不如你眸似点漆。

 

边关不断传来捷报,太子却从不展颜。

萧景琰笑不出来,几乎能想到边关战况,脑海里也能描摹那人运筹帷幄的身影,轻袍缓带,惊才绝艳却有热血丹心。

东宫奢华,他却想着边关的梅长苏是否能够安稳。

捷报传来,宫中有人安排歌舞,他冷着脸一脚踢开宴席。

“前方将士浴血奋战,死伤无数才换得大捷,尔等不仅没有心存哀痛,还有闲情雅致欣赏歌舞,其心当诛!”

说罢拂袖而去。

乘着快马回到了靖王府,披上了几乎要蒙尘的战甲开始练剑。

方才拼命忍住没有挥剑,现在发泄出来,几乎无人敢近身。

力竭方才倒地,萧景琰抬着手臂,在阳光下认真的看着手腕。

几重衣袖下,那枚同心结还好好的缠着,手臂能感受到纹路,就像是烙印。

“你答应我的,可别忘了。”

 

大梁元祐六年冬末。

边境之乱已解,此战大挫敌国,可保大梁边境十余年安稳。

大军归来之日,太子琰晨出金陵数十里相迎,直至黄昏,大军方至。太子御马疾奔。

又忽而踟躅不前。

即见车马为首,喜极而泣焉。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END=================

打上了END

最后一段属于野史记载2333333

咳咳咳,今天差点就忘了写。

今天完结了哈哈哈

过几天写个肉肉的番外。

he你们满意么,不满意来打我呀哈哈

今天也是自言自语么,lo主真的很寂寞啊~~~

sabixi呐~~~

评论(4)
热度(83)

© 冫京 | Powered by LOFTER